2017杜塞尔多夫世乒赛男单决赛:

珍藏的史料,不滅的記憶!

進入9月下旬,歷時5個多月、采訪行程超過4萬公里的“八百勇士 天路筑夢”大型融媒體新聞行動已接近尾聲。就在這個關口,9月24日,報道組突然接到一個電話。打電話的人,是報道組期盼已久,卻始終未能見到的淮安區籍天山筑路老兵陳德華。

今年已70歲的陳德華在電話中告訴報道組,自打從市國稅系統退休后,他大多數時間生活在外地?!鞍稅儆率?天路筑夢”大型融媒體新聞行動啟動后,他一直默默關注著相關報道。此次回到淮安,他想把手中收存的幾份有關天山筑路歲月的史料,提供給報道組用作參考。得知這一情況,報道組倍感興奮,并與陳德華約定:9月25日下午,在他位于市區淮海南路的家中會面。

三份史料 珍藏至今

“你們約了我幾次,都落了空,實在對不住,這次回淮安,我無論如何也要跟你們見個面?!北ǖ雷櫚牡敲虐莘?,讓陳德華激動不已。陳德華說,為了這次采訪,他頭一天晚上就把壓在箱底已經多年的史料找出來了。

陳德華告訴報道組,自己搬過多次家,遺失了不少東西,唯獨這些“寶貝”,不管家搬到哪里,都會帶上。老人一邊說著,一邊從一個檔案袋中小心翼翼地取出一疊泛黃的紙張,鋪擺在客廳的圓桌上。經仔細查閱,報道組發現,老人珍藏的這些紙張,內容主要包括三個方面:一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基建工程兵第一一三團歷次黨代會(含黨員大會)情況簡介;二是一一三團第四次黨代會所涉及的相關名單;三是1981年基建工程兵第十二支隊(前身為軍委工程兵第四工區,下轄一一一、一一二、一一三大隊,而一一三大隊的前身即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基建工程兵第一一三團)轉業干部花名冊。

通過這三份史料,報道組得到這樣幾點信息:一是從1965年2月8日至1983年9月19日,經過多次改編的基建工程兵第一一三團一共召開過四屆黨代會;第四屆黨代會召開的時間,正好處在天山公路建成通車的月份,會議期間,陳德華擔任過代表資格審查委員會委員,和淮安兵徐成龍一起被推選為團第四屆紀委委員候選人,徐成龍同時還與張步友、劉其章、胡永勝、劉新法等淮安兵一道,被推選為出席基建工程兵第十二支隊第三屆黨代會的黨代表候選人;此次第一一三團黨代會分組討論的時候,淮安兵張步友、王學龍分別擔任第二組、第五組的記錄員;此時的陳德華,是團干部股副股長。二是淮安八百勇士中的唯一一名淮陰區人、今年已88歲高齡的吳迎時,從副團長崗位轉業是1981年,而全團這一年轉業的淮安籍筑路連排干部有張藝華、朱建明。

結合此前采訪報道所獲知的情況,報道組得出這樣一個結論:天山筑路期間,淮安兵不僅在天山筑路施工一線特別能吃苦、特別能戰斗、特別能奉獻,而且在全團也是官兵們公認的優秀代表、先進分子。因此,陳德華提供的上述史料,為全方位呈現天山筑路的淮安籍英雄群像提供了另一個維度,打開了又一扇“窗”。

兩次遇險 絕處逢生

通過采訪,報道組同時了解到,1969年底參軍入伍的陳德華是原淮安縣涇口公社(現已劃入淮安區車橋鎮)人。1971年,陳德華擔任軍委工程兵第四工區建筑第一六八團(中國基建工程兵第一一三團的前身)二營六連九班班長。三年后,部隊從湖北宜昌轉場進入新疆,陳德華已經是軍委工程兵第四工區政治部干部科干事,協助部隊設在宜昌的留守處處理相關事務。所以,他是最后一批進疆的,進疆的時間是1975年初。

進疆后,陳德華繼續從事干部工作,參與整個工區的干部考察、培養、入學深造、轉業等工作。和他一起在第四工區司令部、后勤部共事的還有侯正年、陳玉榮、史順生、趙峰凱、許兆富、張兆明等淮安區籍同鄉。直至1982年起,陳德華才被調往一一三大隊,先后擔任干部股副股長、股長,并于1986年8月轉業。

隨部隊在天山期間,陳德華為了考察、培養干部,跑遍了工區下轄的所有部隊,行程數十萬公里,累計找官兵談話、談心近2萬人次,寫了20多本談話筆記。其間,陳德華也曾兩次遭遇險情?!耙淮問?978年秋天,去一六八團考察干部,從玉希莫勒蓋隧道南洞口返回的途中,吉普車剎車失靈,沖向懸崖,車頭已經懸空在懸崖邊,一塊石頭掛住了車子底盤,撿回了一條命?!背碌祿?,還有一次是1979年冬天,去汽車營考察干部,途經一六八團,方向盤拉桿斷了,車子沖進了溝里,好在當時車速慢,溝里又有厚厚的積雪,全車人得以安然無恙。

三員猛將 記憶猶新

陳德華告訴報道組,自己在入伍體檢的時候,身體素質過硬,被評為特種甲等,加上當時年輕,渾身是勁。不過,陳德華說,盡管自己力氣不小,但真正稱得上“大力士”的,要數來自家鄉淮安區的三員猛將。

“一個是王根法,曾經跟我分在一個班。在整個排,他力氣最大。砌擋墻的時候,凡是戰士們搬不動的大石頭,只要王根法出馬,一個頂倆?!背碌祿宄丶塹?,比王根法更牛的是人送外號“半掛車”的智俊平,一個人能抵得上半掛車,200多斤重的大石頭擋在施工路上,他三步跨、兩步走,背起石頭不用歇腳,是全連出了名的“大力士”。

“最了不起的是張廷棟,全團上下,數他力氣最大?!背碌祿匾淥?,智俊平背著200多斤重的石頭可以做到腿不抖、氣不喘,張廷棟則一次能背一個重300多斤的大油桶,在施工一線干起活來,跟玩命一樣。

“毫不夸張地說,當年在天山上,淮安兵個個都是好樣的,能吃苦、能戰斗、能打贏、不服輸,人人都有奮勇爭先的思想、攻無不克的能力?!背碌祿?,雖然自己從1986年闊別天山,轉業回到家鄉,但那段天山筑路歲月,還有那份深厚的戰友情誼,他這輩子都不會忘記。

融媒體記者 杜勇清 劉志鈞

融媒體編輯 王瑩瑩